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贝喏比童鞋 » 正文

芜湖火车站惨剧,我在现场目击三米之外的死亡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7:40:24  
2008年1月13日,就是昨天下午。我从芜湖回合肥,购买的是从宁波开往阜阳的5082次硬座普快无座车票。这趟车以前坐过,由于是过境车辆,基本上都没有座位。
  
  火车原定17:05从芜湖站开出。我于16:32到达车站。当时候车厅里已经有400余人,大部分都是在等待5082次列车,90%的乘客是刚刚放假的大学生。16:55,广播中开始播音:5082次即将进站,停靠一号站台,请工作人员做好接车准备。此时广播中并未提及“开始检票”,但是进站口上方屏幕打出“开始检票”字幕。人群开始骚动并向前涌动,而此时检票口大门尚未打开。我与同行的朋友说,这种情况下最易发生踩踏,我们向后靠一点。
  
  大约一分钟后检票口开放,人流飞快地向站台涌去。我到达站台时大概刚刚17点。因为无座,所以没有远走,就在一号站台的天桥入口处等待。大约半分钟后5082次从东进站。此时站台上聚集约500人。由于下雪,高速公路封路,很多人都选择了火车;同样是因为下雪,铁轨较滑,火车制动时间较长,缓缓入站后比往常多花了大约一分钟来制动。当火车在站内滑行而没有完全停车时,可以看到车上已经爆满,车厢交接处和走道内都已经站满乘客。此时站台上开始有人喊:“怎么不停车”“不会不让上车吧”“太满了大概不放人上去了吧”,引起人群骚动,开始大股向前涌动,有的人开始拍打车门,而此时列车还在前进。我也被人群拥挤着向前,所幸离人群边缘较近,我得以脱身出来。
  
  由于车门未打开,写有车厢编号的牌子也就没有挂出来,我不清楚我当时的位置是在几号车厢的车门旁,大概是列车中段的某节车厢。突然我左前方大约三米处的有女人开始尖叫,随后一片混乱,我听见有女孩子大哭:车下有人!
  
  此刻人群还在向前涌动,后方的人根本无视前面的骚动,继续将前面的人向车身挤去,有人想从人群中挣脱,但是已经有心无力。这时有一名乘务员匆匆跑过,向下一节车厢的乘务员大喊:
  
  “向后传话,我们车下压死人了,马上控制人上车!”
  
  人群瞬时陷入寂静,几秒钟后,站台上如同炸窝一般。“压死人了”的喊声四处想起,无数靠窗乘客将头伸出窗外。此时火车已经停止运行。我蹲下身,看见几米外的车轮下,一个红色的身影趴在铁轨上一动不动。这时朋友拉我:快去后面车厢看看能不能挤上车。我随他一起向后,但是所有车门前都已经挤满几十人,根本无法上车。趴在车门上的人无法挤进去,后面急于上车的人则大声咒骂催促,场面一片混乱。
  
  这时我和朋友决定放弃这趟车,改签其他班次。于是我们向回走。再次走过出事车厢旁时,三名警察已经下去,正在将遇难者向外拖拽。列车最后停止时,车轮并没有压住遇难者的身体,三名警察将其连拖带抱,弄上站台。我在旁边,看到死者衣服完好但是血污一片,上身躯体与下肢之间断成两截,只剩衣服空空荡荡。头发很长,是个女孩子,胳膊上还挽着书包。
  
  随后120赶来,警察和车站工作人员将死者遗体送上救护车。列车在17:30分左右出战,此时仍有大批乘客未能上车,滞留车站。
  
  天空中大雪纷飞。
  
  愚昧的人群,谁来对死者负责?
  
  令人发指的是,当我向出站口走去准备改签车票时,路过出事车厢之前的一节车厢,一名未戴帽子、身穿车站工作制服的中年妇女(微胖,身高170cm左右,马尾辫,圆盘脸)用很不屑的口气与站台上售卖食品的人说:
  
  “这帮人也真是的,有事没事非赶这趟车干什么,毛病吧。”
  
  我冲上去对她大骂:“你他妈的知不知道你们车刚刚压死人了,就在后面车厢,你坐火车不怕上不了车,上车了还有专门房间,别他妈说这种折寿的风凉话,小心被人打死。”她脸色忽红忽白,张口而未言。
  
  一夜噩梦,眼前全是鲜血,耳边尽是尖叫。
  
  我觉得很后怕的是,我当初站在站台上的时候,离白线还有一米多远,但是人群一开始骚动,就不知怎么被推到离白线只有一步的距离……如果我不是离人群边缘比较近的话,手里拎着笔记本电脑、腾不出手来稳定身体的我,是否也会被推下去?
  
  不能想,不敢想。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