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永保健康 » 正文

累累如珠 慰问寂寞军嫂 她竟然潮吹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22:57:16  

爸爸妈妈在卧室啪 盛开的肉肉被塞酒瓶 爸妈晚上啪啪对孩子

爸爸妈妈在卧室啪 盛开的肉肉被塞酒瓶 爸妈晚上啪啪对孩子/图文无关

很多年前,记得那当时学课文“葛朗台”时,读到某一段,我扑哧笑出声来,因为我觉得课文中说的那个吝啬鬼,分明就是我爹老沈。他可不就是现实中的“葛朗台”吗?

我爹的吝啬,简直没法说,简直到了“虐待”我的份上。

比如,别的小孩子过生日会有漂亮的蛋糕,但是我过生日,我爹自己烤一个又大又圆的饼子,放上糖和鸡蛋,也作数了。再比如,虽然读了小学之后规定要穿校服,但是哪个小姑娘没有个四五或者七八条花裙子呢?我就没有!他不让我妈给我买,说浪费。还比如别人家里逢年过节都会出去吃几顿大餐,但是老沈的庆祝方式,无一例外是自己套上围裙下厨,把赶早市买来的各种便宜食材加工成貌似美味的菜肴。家里的家具,还是爸妈结婚时候的,样式陈旧呆板,我爹却用得仔细,跟新的似的……

不用再举例子,这就是个活生生的“葛朗台”呀。我妈好面子忍着不说,但那时候我小,哪里忍得住,所有长辈都让我告状告遍了。好在是我爹从来不生气,不管谁说都笑呵呵地,一句口号:浪费可耻。依旧我行我素。后来等我懂得了“家丑不外杨”的道理,便也开始跟我妈一样忍受我爹的小气,再不好意思跟人控诉了。

谁让我摊上这样一个爹呢?

【2】

倒也在我爹的“苛刻”之下长大了,读了大学有了工作,然后,谈了男友。

男友扬子其他条件都一般,我最看中他一点,就是大方,舍得给我花钱——可见那么多年,我爹的小气,给我的人生留下了怎样的阴影。

还好,我爹对扬子倒也满意,唯一背后嘀咕的,就是他不太会过日子,担心以后这样过穷了。

我才不听他那一套,见了双方家长,订了婚,也订了婚期。

结婚自然离不开嫁妆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。房子是扬子买了装修的,家具是他父母送的,而我的亲爹老沈,能拿得出手的嫁妆,便是六床厚墩墩的大被子,还振振有词:实惠!我妈是真看不过眼了,背着我爸偷偷给我买了套家电。也幸好扬子不在意,给足我面子。

然后结婚当日,想到终于可以离开“葛朗台”,我也暗自松口气,按照风俗拜别爹娘。临出门前,我爹却忽然递给我一个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木头盒子,一般首饰盒大小,四四方方,叮嘱我:“家传的,收好了,不能送人,不能丢。记住了啊。”

口吻,少有的郑重和严厉。

我低头看,暗红色的木盒,雕刻的花纹倒也精致,仿佛有点儿年光的样子了,或者是被他很多次摩挲过,棱角都已圆润。家传的?难不成……我目光一凛,两手抱牢木盒郑重点头。

就这样离开了我小气的爹,有了自己的家,过上了“大碗喝酒、大口吃肉”的好日子。

【3】

那个暗红色的木盒,我听了我爹的,仔细收了起来,但心里终归存了疑虑,所以收了一段日子后,忍不住拿出来让扬子帮我分析到底是个什么物件。凑巧杨有个同学的老爸是行家,把盒子抱过去给他看,老人家研究了几分钟便得出结论,家传倒是可能,不过传到我这里,顶多三代,离文物相差甚远。

也是了,我想啥呢?别人不知道我爹,我还不知道吗?不过盒子既然传了三代,那就好好收着吧,用来放首饰倒也未尝不可。反正现在我过我的,我爹过我爹的,各得其乐。

只是我乐了没多少天,我爹的身体出了问题,脑子里长了个东西,找了权威专家看片子,倒像是良性,不过长得不好,必须做手术。手术本身有风险,也比较麻烦。

麻烦也得做,联系医院、安置病房,我跟扬子马不停蹄。但没想到,这边安置好了,我爹却不肯住院。我急了,问我妈到底啥情况,我妈支吾片刻说:“你爸不让跟你说,家里没那么多钱。”

我一下就火了。不顾我爹是病人,我冲他大发了一通脾气,这次我豁出去了,非要让他清楚“到底是钱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”。我才不信我爹没钱,我确定他的钱都躺在某银行里生利息呢。再者,就算真没有,不是还有我嘛,他当别人都像他呢?这才是我最气的。

一下子,全家人被我的阵势吓到,半天没吭声。

只有我爹一如既往地淡定,看我一眼说:“钱和命都重要。”

死气我了,还要继续讨伐,却被我妈拦住了。然后,我妈递眼神示意我旁边说话。我忍住火气,跟我妈去了厨房。

【4】

关上门后,我妈叹口气,对我说:“你爸的确没钱,他这些年确实攒了不少钱,你结婚前,他在解放路步行街新街买了间门面房,房契就在他给你的那个盒子壁板夹层里,你爸不让告诉你……”

然后,我在我妈口中,认识了另一个我爸——

在没有我的时候,我爹也是个“大碗喝酒、大口吃肉”的男人,半点儿都不小气。原本,他想要个男孩,因为“男孩可以随便养,有钱多花、没钱少花”,女孩则不同,在他心里女孩是应该被永远呵护的。26年前,从我爹看到我的第一眼,他就决定,这辈子都要让我有一份生活保障。这份保障却一定要来自他,我亲爹。所以从我出生那天起,他就变成了“葛朗台”,节省能节省的每一分钱,全部放在银行积攒下来,一直攒到我嫁人的那一天,买下一套门面房给我做嫁妆,让我月月可收租,一直收够70年。他却又存了私心,不想让扬子知道,所以,竟然也没告诉我……

走出厨房,我再也没有冲我爹用高分贝说一个字,我在他跟前蹲下来,温柔地拉着他的手说:“爸,咱去医院吧,医药费算你借我的,等你好了再攒钱还我,你想想,你活得越长久,赚得才越多,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我爹想了想,点点头,笑起来。

我跟着他笑,笑得眼泪不停流下来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