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养殖 » 正文

口述实录:说说我和小姨子的一些事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22:21:09  
导语

最近压力很大,我不知道怎么办这些事情我在心里憋了很久,一直都很自责,现在我老婆和岳父都知道了,我不真的很无助...

  我老婆是我的初恋,我们高中就在一起了,大学在同一个城市,离得不远

  她有一个妹妹,小她一岁,我们当初恋爱时就经常和妹妹见面(以下就叫她“妹妹”吧),妹妹算一般人,很白,活泼开朗,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

  那时我们就是普通朋友,往常和女友(就是现在的老婆)有了矛盾,总是妹妹在中间帮忙调解

  高中毕业后,我在大学旁边租了一间民房,女友经常来住。妹妹也常来,她那时高三,经常来让我教她物理和化学

  刚开始是女友领着过来的,后来知道了地方,女友没时间,她就自己过来了。

  有时看见妹妹坐在面前,闻着她的呼吸,就忍住看她的胸部,看着看着,就恨不得把她衣服脱下来

  当然这只是想想,并没有付诸行动。妹妹也没有看出我的想法,她只是关心书本上的题目,再来,就是询问我和女友的感情问题

  她对我和女友的感情似乎很好奇,偶尔也会发表意见,我也乐于配合

  至少不反感

  很多事情一时想不起来,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妹妹临考的那几天,因为那时她穿得很少,并且和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.临考放一个星期假,我也忘记是放假第几天了,女友带妹妹上我这儿,说她心里没底,让我再看几张卷子

  我租的是一套一室一厅,单卧室有一个小空调,所以自始至终我们都在一个房间里。

  那天我有意讲很久,天暗下来的时候,我让妹妹趁“下课”去洗个澡,妹妹也热,又见女友也这么说,就去了。

  妹妹走后,女友莫名其妙问我觉得她妹妹好看不(大概就是这个意思),我当时吓了一跳,以为她看出什么,赶紧拿张卷子搪塞,说现在忙,没时间开玩笑。

  女友听我这样说,或许也没了意思,改口问我晚饭怎么办。我说今天题目多,随便买点什么回来就行了,改天再请她们好好吃一顿。

  女友就去问妹妹想吃什么,问过了,又来问我馄饨行不行,就走了。女友刚才出门,我就感到无比的烦躁,满脑子都是卫生间传来的水声。

  我承认我是禽兽,我脱了鞋,悄声走到卫生间门外,我趴在地上,透过卫生间下面的通风口往里看(就是那种老式的门,下面有通风口),妹妹发育得比我想象中要好,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女友,我喜欢浓的,而女友太稀了

  原本就想躺在地上SY,又担心女友突然回来,所以我起来,回房,又穿鞋过来,对妹妹说我出去一下

  刚下楼就给女友打电话,问她在哪,我说待会儿把饭菜放回家,咱们上楼顶去一趟

  在我租住的地方旁边有一个高层,那时高层还少,附近只此一座,我经常带女友上去,刚开始只是看看风景憧憬下未来,后来见没人就在上面X上了,感觉很好,真的很好

  女友明白我的意思,也没有拒绝,只说吃过饭再去也行

  我担心时间久了失去兴趣,就说还有很多题目要讲,不然晚了妹妹回不去

  女友想了想,就答应了

  那天我不知怎么了,很久都没有结束,没办法,只能用吻解决

  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,可回到房里,看见妹妹湿着头发,没多久,我想脱掉她衣服的冲动更加强烈了

  原本这些都只是想想,可晚上女友却给了我一个机会再次讲题的时候,我惊喜地发现妹妹没有穿胸罩,每当她写字的时候,我这里只要弯下身子做沉思状,就可以看到她大半个胸部

  因为这个刺激点,到后来大家都困了,就我还是清醒的

  女友最先发现时间不早,问我还有多少东西要讲。我说还有很多。女友说明天继续讲吧,这会儿晚了。(好像是妹妹说的)

  收了卷子,她们两个坐在床边聊天,说的什么记不清了,大概就是家里大人谁不孝顺啊怎么的,反正说了很久

  我洗过澡,过来她们躺在床上还聊

  我说你们不困了?

  妹妹这才反应过来,就要走。我说你今天别回了,跟你姐睡床上,我上客厅睡去。女友也有这个意思,一个人回天晚危险,而且公交停了,打车贵。我们挽留了一回,妹妹也不好推辞,就住下了。

  晚上我一直没睡,听她们在屋里说话,我躺在客厅幻想着夜里摸到房里,本着“忘记妹妹住在这里”的理由,干上一发,至少摸一回——想到半夜,我终于确信这个办法可行,于是用了快半个小时把门无声的摸开,然后壁虎似地爬到他们的床下

  我在床下潜伏了很久,先前的勇气全TM没了,这时只有一个想法:SY,然后把JY擦到妹妹身上

  我正在酝酿这个想法,妹妹突然小声说了一句:哥,你要干啥。

  当时我都吓傻了,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她这个问题。所以没说话。

  我听见妹妹在笑,捂着嘴笑。因此确认问题不大,SO:再次壁虎似得掉头,往回爬

  爬到半路,妹妹突然哈哈大笑,我赶紧停下来,心想你笑NMB啊。

  女友也醒了,问她笑什么。妹妹说没事儿。

  停了一会,大家都安静了,我才悄悄爬到客厅,热了一身汗。

  睡下不久,妹妹给女友说上厕所。女友没回答,可能睡着了。

  那时已经很晚了,可屋里却被月光还是什么光照的很亮,我清楚看见妹妹从我身上跨过时,看着我笑。

  她打开灯,进卫生间。

  我站起来,来到卫生间的门前。

  妹妹进厕所并没有声音,静了少许,就出来了。看见我站在门外,吓了一跳,然后笑着问我:你睡不着么?

  我那时真的认为除了笑再没别的表情适合挂在脸上,所以我笑了,可能还有些尴尬,我笑着小声说:我刚才是去拿东西,没别的意思。

  妹妹说:东西拿了么?说着,一手把卫生间的灯关了。一片漆黑

  我不认为这世上有什么浪漫,但那时的确很浪漫,至少现在想来是这个词

  我说东西拿了,你也不困么?

  妹妹说刚睡着好好的,让你吓醒了。说完又笑,笑得我不好意思,于是低下头,看见妹妹穿着小裤衩,光脚站在地上

  我终于忍受不了了,猛地抱住她,把她按在墙上。妹妹没有说话,只是阻挡,我伸手进她的衣服,却被她拦在半路,那一瞬间的触感,就像洗澡时被我看见时所想象的一样。我身体酥了,妹妹也开始站不稳,摇晃起来。

  妹妹说:你再动我喊了。

  我这才停下来

  妹妹低头想了想,忽然又笑起来,小声笑着说你咋是个这人么。

  我还想接她什么话,却不小心用下边把她手顶了一下,妹妹没有躲开,只把呼吸吹在我的嘴上

  我闻见她嘴里的牙膏味,甜的

  妹妹说我要睡觉去了。我也不敢再干什么,怕她喊。同时因为她的反应,我很满足,觉得妹妹肯定喜欢我,不然她为什么不喊?

  但是我错了

  第二天妹妹就说要回去,说临考不想有太多压力。到离开都没有和我说话。

  考后我给妹妹发短信,问她考的怎么样,她也不回。

  那些天真的很难过,不仅是担心妹妹把事情告诉女友,还有一种失恋后的失落感。

  直到有一天,妹妹突然打电话给我,问我在哪。

  我说我在房里。

  妹妹又问我说我姐呢。

  我说不知道,估计在学校呢。

  妹妹说那你等着,我过去。

  起初我并不知妹妹过来干么,见面后才顿悟:考试的事情。

  成绩出来了,惨不忍睹,倒是我辅导的理综拿了高分。

  妹妹给我说了很多成绩的事情,什么对不起父母,什么理想现实的差距,乱七八糟的

  说完了,也哭过了,彼此都没有什么话。我这里倒有许多话,只是怕尴尬,再来气氛不对,没好意思说。

  妹妹见我不说话,站起来就往门口走,走到半路,忽回头对我笑说我洗澡呀,有热水么?

  我在心里回答她:有,一块儿洗吧,听妹妹说要洗澡,我又兴奋起来,说有水呢,你洗去。

  妹妹不动,忽然就笑了。

  我也笑了。

  她问我你笑什么。

  我没回答,我只想X她

  我说你过来。妹妹说我不过去,要不,你上我这儿来。 导语

最近压力很大,我不知道怎么办这些事情我在心里憋了很久,一直都很自责,现在我老婆和岳父都知道了,我不真的很无助...

  这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了。我理解,所以我过去了,抱住她说我把空调开大点儿,别洗澡了。话没说完,一只手已经伸进她的上衣,照例,被她拦在半路

  这时我不怕她喊,所以双手齐上,一不小心伸入了下面,当场就酥了,手感好厚啊,像一块沾了水的棉布妹妹说我姐咋办呢。

  我什么也没听见,那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把东西弄在她的脸上、胸口、头发上,然后让她吸进嘴里

  但事情并不顺利,这种不顺利让我有了很深的罪恶感:妹妹还是处女

  我把湿润的手放在她的嘴上,妹妹并没有迎出舌头,却也没有躲开。

  我说,你要疼,那就用嘴好了。

  妹妹扑哧一声笑了,说不行,你想都别想,要不就算了,我还有事儿呢。

  我心想算个毛毛。便没有再说什么,默默吻遍她的全身。

  终于成功了。我将一切发泄在她的身上,就像预想的一样。

  自此,妹妹似乎有了瘾,经常一个人到我这儿来

  反倒是女友,渐渐来的少了。

  突然有一天女友叫我出去,见了面,发现还有两个人,女的我认识,高中一个学校的。

  吃过饭,我们K歌K到天黑。回来路上女友突然问我:你觉得她怎么样?

  我好奇,说:你说谁?

  女友笑着说没什么。可没走几步,女友又说:改天咱们再出来玩玩儿,我看他们人挺好的。

  我说我对唱歌没兴趣,要旅游还行。

  女友想了想,说:那就去旅游,只是光旅游没意思,你敢玩不?

  但事情并不顺利,这种不顺利让我有了很深的罪恶感:妹妹还是处女。

  我把湿润的手放在她的嘴上,妹妹并没有迎出舌头,却也没有躲开。

  我说,你要疼,那就用嘴好了。

  妹妹扑哧一声笑了,说不行,你想都别想,要不就算了,我还有事儿呢。

  我心想算个毛毛。便没有再说什么,默默吻遍她的全身。

  终于成功了。我将一切发泄在她的身上,就像预想的一样。

  自此,妹妹似乎有了瘾,经常一个人到我这儿来

  反倒是女友,渐渐来的少了。

  突然有一天女友叫我出去,见了面,发现还有两个人,女的我认识,高中一个学校的。

  吃过饭,我们K歌K到天黑。回来路上女友突然问我:你觉得她怎么样?

  我好奇,说:你说谁?

  女友笑着说没什么。可没走几步,女友又说:改天咱们再出来玩玩儿,我看他们人挺好的。

  我说我对唱歌没兴趣,要旅游还行

  我误会了女友的意思,女友所说的“玩儿”,其实只是一些“试胆”的游戏

  起初我并不知道,我把我的猜测告诉了妹妹,开玩笑说跟别人还不如跟你呢

  妹妹没有接话,然后把话题转向另一边

  隐约中,我感到妹妹有一丝陌生

  有一天,老婆告诉我说,妹妹想考外地的学校

  一种莫名的愤怒忽然袭来,我把这种愤怒发泄在了老婆身上,并且抹遍她的全身

  女友走后,我就给妹妹打电话,让她出来。见面就问她大学的事。

  妹妹说想去外地走走,没别的意思。

  我说在青岛不能上学么?而且,你走了我咋办?

  妹妹一脸诧异,笑着问我:啥咋办?你不是有我姐呢么

  这时我才明白,她始终都是我的小姨子

  顿了顿,妹妹突然收起笑,说:我姐好像知道了。

  我听完浑身一震,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:3P

  3P的想法我并没有说出来,但并不代表放弃

  我对妹妹说如果你介意咱们的关系,那么就去谈一个男朋友,即便以后把我忘了我都不介意,但至少让我看得见,别离太远。

  说这话的时候我在想,如果妹妹找个男朋友,我们三个倒可以玩一玩,我很看到妹妹两个男人玩弄时的表情,两个男人,不多不少

  当然,如果换成女友,我死都不会同意,她那么漂亮,如果有人碰她,我会自杀的

  妹妹听了我的话似乎很感动,她说需要一段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感情

  靠,又不是拍电视剧,至于这么文艺吗?

  可没办法,我只能给她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妹妹的这段日子,我对女友的性欲似乎又涨了,一天五六次连发,老婆第一次在高潮时胡话,她叫我爸爸

  听到她的□□□语我并不兴奋,相反,我很在意这种迷失状态下的语言,因为换做是我,面对如此美丽的女儿,也会X上一炮吧

  我没有追问她这么称呼我的原因,女友也似乎忘了

  可在她走后,我越发不能容忍,想到她父亲压在她的身上我就恨,或许这就能够解释女友为何不是处女同时对过去绝口不提

  我难受极了,我想踩烂她父亲的JB然后让女友吃掉,但我不能,因为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就在我痛恨无法对她父亲实施报复的时候,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影:妹妹

  一瞬间我想到无数折磨妹妹的办法,比如去劳务市场找几个农民工一起X她,然后拍成录像寄给女友的父亲;或者把妹妹脱光扔在街上,折磨她的精神

  我无所谓,因为她只是我的小姨子

  妹妹终于给我打电话了,说她真的喜欢我,愿意为我做任何事,甚至离开听到这些我实在太高兴了,她的意思,如果我找十几个人X她她也愿意吧?

  那几天,我走遍全市的劳务市场,最终选定了七个容貌猥琐的大叔

  谈好价钱,定了时间,我到家,拨通了妹妹的手机号码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